找回密码
 入住齐乐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72|回复: 2

[后宫] 【乾元八年二月十三】【碧水池】【卿冉、江瑟瑟】机锋

[复制链接]

纹银
3 两
铜钱
397 文
整戏
3 场
散戏
0 场
彤史
0 次
活动
0 次
发表于 2019-9-4 18:0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二月十三
才人。江瑟瑟
碧水池
[伞面兜住身儿,薄雨淅沥,碧湖荡漾,静听风雨声。]


二月十三  申时   雨
容华。卿冉
【碧水池】
     听着小雨淋漓,落在瓦沿清脆作响,抬眼一倩影映入眼帘。
碰了碰婢女的手问:“那是?”
    “回主子,江才人。”
     握紧伞把手,她应该也看见我了,过去罢。
    “江妹妹最近可还惯?”
     对她浅浅笑着,淡淡的似乎看不见。


二月十三
才人。江瑟瑟
碧水池
[细雨润湿绣履尖儿,踢了颗石子,咕咚一声,碧湖涟漪荡漾,波纹圈绕。]不惯。[稍顿,侧目回望,眉目促狭。]那是不可能的。
[晶珠汇水,逐落伞骨沿,雾霭薄浮,如似仙境空蒙。临前见礼,问容华安。]原以为雨天湿滑,路走难行,无旁人如我一般闲情,却没曾想能遇着贵人。


二月十三 申时   雨
容华。卿冉
【碧水池】
      望向那落水石子和泛动不息的涟漪,侧耳听她的话。江才人是个有好性子的,择着霡霂的日子,走着举步维艰的路子,踢着石子,纵着口子,别提多风雅。
       转过头来,依旧似有似无地笑着说:“ 撑伞游园,临水歇脚,倒是风雅的事儿。 ”
       “姐姐在宫中好似覆了层灰末子,脚底也快生根了,就抽空出来走走。”
       拢了拢衣领,走了几步,对她轻轻招手道:“ 相逢便是缘,一同罢,妹妹也好与姐姐絮叨絮叨,是如何那么惯畅,又那么悠哉游哉的。 ”



二月十三
才人。江瑟瑟
碧水池
[扬眉。]穷开心呗。
[并肩同行,静默于一段鹅卵小径,沥雨涤荡,浮动新草清香,轻然开腔。]不然呢?长夜漫漫,孤寂寥寥,热闹是一时的,身上的灰沫子于案头的孤影,才是真的。
[看她。]难道哭吗。
[稍顿,珍重唤声。]姐姐。



二月十三  申时   雨
容华。卿冉
【碧水池】
       “妹妹倒是实诚又可爱,姐姐我很喜欢。妹妹说话的语气也让我想起了叶妹妹……呀……”
       骤然间拼命压着声叫唤一声,身躯顿住全然不动了,婢女见壮连忙俯身一边打量着脚一边
不知所措地想要揉上什么部位。
       “娘娘!您要紧吗?扭着脚了?哪疼?奴婢扶您回去请太医看看。”
      婢女无耐扭过头来,愤愤地对江才人说:“ 江小主真是的,明明下雨天滑,还领娘娘往鹅卵路上走!”
       我惹着疼痛倒没说什么,心里边还是想看看这语气泰然的江才人有何反应。




二月十三
才人。江瑟瑟
碧水池
[徒然惊变,不及反应,便迎面劈头盖脸,活络指节,忍了又忍,收回几欲掌掴的手,尚且容色平静,平扫卿氏一眼。]放肆— —
[朝面其奴,温和水眸渐冷,拾步一逼近,绣袍痕湿。]主子讲话,何由你一狗奴才翻天。明知难行,不紧着搀扶便罢,未料你胆大包天,胡乱攀咬,敢倒打一耙。不识好歹的奴才,竟污蔑本主。
[骤然发力,猛一把推其奴,奔着摔的力道,赏赐雨幕尝,立身骨伞下,风雨不侵,纤指带回些微水痕。]滚!
[朱唇一碰,吐字鄙夷。]没用的东西。
[拾面转来,才顾眼卿氏,瞬间杏目弯弯,作势要扶。]我来搀扶姐姐,别处行路,稳稳当当。




二月十三  申时   雨
容华。卿冉
【碧水池】
       婢女正理直气壮扭过头对江才人抱怨,一手从刚才不知所措时已经轻轻托起了的脚,让我尽量不要用此脚再发力。
        不料江才人一顿训斥后,奔着摔的力道,排山倒海般将婢女推了好远。这一推不要紧,那托着我脚的手也跟着往一旁拖动。于是便在江才人猛势下,我踉跄着迫使几步,崴的脚也不得不再次受到猛烈伤害。
        “啊……好痛……啊”
        整个人已经坐在了地上,双手捂着脚踝。
        婢女头上擦破了皮,泛了殷红,但没顾自己,爬过来扶着,大喊:“娘娘!娘娘!”
        伞不知怎么的已经在碧水池里了,淋漓雨水湿了身子,我抬起一脸痛楚与疲惫,颤着声说:
      “妹妹你来搀扶姐姐?姐姐如今这样,也不能别处行路了……啊,好疼……”



二月十三
才人。江瑟瑟
碧水池
[前行几步,伞儿为其遮风雨,挡的严实,兀自淋落半身,蹲膝平视,眉蕊深蹙隐忧,十分担心。]那… …怎么办?



二月十三  申时   雨
容华。卿冉
【碧水池】
        婢女掩去自己了头上的血,又掺着我,歪歪斜斜到一座亭宇后,小跑着回宫取了伞与干净的披风过来。
     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揉着太阳穴,头间多了阵昏沉,至于脚是不敢再动一二。
         也够倒霉的,遇上个刚愎自用的家伙,是个推狗不看主人的蠢东西,害我到这番田地,还好看地做架势。呵,是该让昭仪好好管管自己宫里的人了,至于此刻,我就先悠着,这口气以后慢慢泄。
         用帕子擦拭着滚落的泪水,款款道:“也愿姐姐没调教好自宫里的奴才,让妹妹受气了。同时扰妹妹所行风雅之事……姐姐惭愧,这番模样是不能面圣了,若皇上去了妹妹那儿,还请你帮姐姐解释解释,一来是姐姐扭脚惹妹妹绍兴表姐姐歉意,二来不能为皇上侍寝表臣妾之悔恨……至于主殿的昭仪娘娘,你帮姐姐回话,伤好了后再去陪茶。”
          又揉了揉脚腕。
         “啊……好生疼。”
         婢女哭哭啼啼的恳求她:“是奴婢顶撞娘娘,奴婢伤不算什么,就算奴婢头破血流也不足为惜,但还请娘娘只人去请太医前来查看,娘娘伤得不轻!”
          话后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

二月十三
才人。江瑟瑟
碧水池
[端贤清雅,半身落了雨,狼狈稍显露,鬓发钗穗垂珠,眉心若水,稳持不乱。]姐姐的事,我没有不答应的。
[遣青奴请太医,亭内诊断,居高临下,觑跪下之奴,一时不辨喜怒,不曾发话,少卿医致,脚崴不慎无妨,大抵调养十日半月即可,弯笑谢过,托太医看顾,后指六安相送。]
[这才得了空,理会这个奴才。]至于你,错上加错,本主位列才人,你面前儿受伤的这位,才是正经主子娘娘。
[长叹一息,挪目瞧卿氏,十分无奈。]姐姐啊,不是我多嘴,你身边儿这个丫头,再留下去,怕是个祸害。
[指着跪下奴。]瞧瞧,这一而再,再而三,一张下贱快嘴,招揽多少祸事。得亏遇着妹妹好脾性,若冲撞哪位娘娘,她这舌头,怕是不想要了。
[眉峰微挑,倪眼跪下贱奴,绣履脏污,踩下她裙衫,拭去泥慢条斯理。]你要跪,就找好地方,容华宫门口,跪一晚上,也算赎罪了,吃了这教训,也好给你长个记性,免再累主上— —
[立身亭内,俏目宛容,心挂落她面上,十足好心意。]姐姐觉得呢?




二月十三  申时   雨
容华。卿冉
【碧水池】
       “我觉得不行。”
       掏出帕子压在额间吸食雨珠。
      “这丫头是前些日子拨来的新婢子,终究比不得陪嫁丫鬟,规矩不全,尽失礼仪,明知道这里只有一个主子娘娘,何处竟又多出一个?主赝不分……还诱了叶妹妹舍本逐末,尽抓口舌,不顾大局。”
       但这婢子所言确实也不错,撇去位份头衔,这山河气势,可不又多个娘娘?
       愧疚地一边擦干泪珠一边续说:“ 方才我说了什么? ”
       婢女哭哭啼啼的回话:“您说不行……”
        “呀,疼……” 太医敷着药,道:“请娘娘忍耐。”
        豁然开朗继续言:“唉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但你让江妹妹失了嫔妃风范出手推人……以小见大,昭然若揭,也算为才人指点迷津。”
        呼了口气忍着痛。
       “ 虽一念之差千百恨,但姐姐不是铁石心肠之人,这丫头揣错便有则改之。妹妹也是,以后可别那么火爆脾气,以后注意些就是。”
      正色言:“婢女平儿,多失管教,立马回宫向麓儿自讨二十个大耳光子,再将裙衫的污秽之物洗去,越发没了礼面。”
      太医道:“娘娘,微臣完毕,请娘娘每日早晚敷药。”
将药物与,平儿擦着泪水,大步流星地讨伐去了,随后太医也退下。
      现在倒是缓缓笑了说:“ 刚才妹妹说姐姐的意思就没答应的,那就有劳妹妹和你的婢子扶着姐姐回宫。 ”
       “ 呵呵,妹妹这性子真的像叶淑仪妹妹,姐姐好生喜欢,日后常来姐姐宫里…… ”




二月十三
才人。江瑟瑟
碧水池
[端笑宛然,瞩目闹剧,一个哭哭啼啼,一个崴脚狼狈,如流登戏对答,勾唇弯笑,十分玩味,前言后语懒相争口舌锋,眯目。]姐姐怕是疼的‘糊涂’,开始口不择言了。
[点到为止,不多赘述。倾身小心去搀扶,并行回宫,不避从旁众耳目。]
[漫漫。]您如此端量公正,驭下有方,您性子这样好,您待我— —也这样好,瑟瑟当报答,十倍百倍。
[感激模样儿,鹂音清晰,浮笑眼底。]何止常去,那要日日去,心上得挂念十分。
[相送回宫去,做的面面俱到,周全妥善,即离不提。]





二月十三 申时   雨
容华。卿冉
【碧水池】
       “江才人去了。奴婢自知犯下大错,罪不可赦,这会儿过来,还请奴婢给娘娘敷冰……”
       领完耳光子的平儿,顶着红肿的脸,瑟瑟缩缩地端来一盆子冰块……
        麓儿愤愤道:“ 平儿回来说,奴婢还是轻轻扇的。但这事儿 江才人太猖!”
        “平儿有错在先。”
        “娘娘赎罪”
        吓得平儿手中的冰块也掉了。
        “自己好生学学规矩,我没薄待你,你就不要出去漏尾巴。” 沐浴更衣后,人通畅许多,喝着茶。
         “奴婢多嘴,娘娘今日出口暗里刺江才人,有失平日娴静风范。” 鹿儿垂头说。
       放下茶杯道:“ 不失娴静风范,如何告诫江妹妹不失尊卑礼数?”
        轻轻叹气,望向窗外,眼波淡淡的。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纹银
265 两
铜钱
17289 文
整戏
168 场
散戏
33 场
彤史
0 次
活动
0 次
发表于 2019-9-10 14:0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群名片: 江才人
剧情:2
人物:2
其他:0
总分:4
群名片: 卿容华
剧情:2
人物:1.5
其他:0
总分:3.5

这出戏剧情很迷人,怎么说,大部分的问题都出在卿容华这边,有很多BUG。

从人设上看,江才人的人设与剧情中表现差别不大,虽然卿氏对外看起来柔柔弱弱很好欺负的养子,但是江氏不知道是要走无脑爽路线还是怎么的,卿与叶交好是人尽皆知的,你这出戏虽然在极力控制我不是“故意”在欺负你,但是别人的角度就是很明显了。特别是对方是个容华,你不过是个才人,你是哪里来的勇气去推容华的人,家世底气还是娇身冠养?看看你的人设,你父亲是监察御史,是一个算得上是正派作风的,养出来的女儿为啥是这样的格局,我角的你有必要自戏完善一下你的成长。总之到处都很迷,包括你给自己定位的“拜高踩低,欺下媚上”容华从位分上看是高,你踩高了,就算是因为她好欺负,也改不了你踩高的事实,况且容华背后还有人撑腰的情况下。这点你没考虑会不会因此得罪叶叶或者得罪别的,毕竟对方是容华啊,你目前并非是受宠的现状,所以这个行为很迷人,哪怕是因为短时间被污蔑的恼羞成怒,如果你要表达,也应该有一段心里活动,至少事后后怕的心里活动要有。

还有一个地方,开头卿并没直接描写身边的宫人是几等,但是从背景看,卿身边的宫人,特别是随身跟着的,一般不是得力干将就是掌事姑姑,总不能让一个新人贴身随行,容华可设:掌事姑姑(掌事少监)1名、二等1名、三等2名,按照常规理解,不是对方不是正七品的掌事姑姑,就是九品宫女,怎么说也是一个有品级的,你是一个八品的才人,你在赌,如果你推的是个七品的掌事姑姑后果如何可能有点严重,后面卿容华只能配合你,写她是一个新宫女。

总之剖析到这里,这出戏就是毫无逻辑可言,一边写一边圆,双方都没搞清楚自己的状况以及对方的状况就在走剧情。当然也跟戏里没说明白,人设没写清楚有关。我建议你们都去规范写清楚自己定恶宫女叫什么,自己安排的是什么位置,免得大家看戏都懵逼可好。

卿容华的人设,从行为上看没崩,但是心里崩了,你行为上尽量在做到一个温婉的娴静内敛,但是语言与心里真的偏移人设塑造的不简单乖乖女形象,更像是一个只想着时时刻刻怎么算计,我要如何做才能更好的算计她X1算计她X2算计她X3,甚至可以牺牲自己高位的形象,去讨好一个低位……这个操作真的很谜啊?卿闺女有这般不择手段?很显然与妃史中的卿氏不符合,如果卿氏算计至此,何以至今还是容华?我角的这其中人物塑造差别小冉还需要多多想一想,这出戏很显然没想清楚。

接下来还有一个BUG,算得上是意识BUG,好吧,你今天出门只带了这个一个新人,你的身边的老人都在芒种苑,你让这个新人回去过,无疑对方就会把你今天的遭遇告诉你那波老人宫女,结果,她们竟然没有一起跟着来,而且没有立刻马上去叫太医,还用得着江才人去叫么?江才人也是,也能让卿这么呆着等宫女来来回回跑回来了,在别人的请求下才去请太医,你么两个人的操作真的是迷到不行,如果不是刻意为之,理所当然的行为是让人无法理解的,两人意识形态崩得一塌糊涂。这当然与配合有关,一折回戏中,前言的剧情还没搞清楚,后言又开启了新的下文,前后没有衔接好,双方没有配合好,总之剧情的配合,人物的互动,以及人物塑造,贴皮等方方面面都不行。

这是一场有剧情但是戏的不好的一场戏。精彩度中上,但是因为剧情逻辑有问题,会打折扣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铜钱 +200 收起 理由
国师 + 200 评戏员辛苦了,200文奉上(有评)

查看全部评分

齐乐十年,一路有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纹银
2005 两
铜钱
45684 文
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已归档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齐乐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无图版|齐乐王朝 ( 蜀ICP备15010677号

GMT+8, 2019-9-18 16:00 , Processed in 0.306816 second(s), 2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