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入住齐乐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421|回复: 2

[后宫|整戏] 【乾元八年正月初七】【乾元宫】【叶余容 司徒若兰 皇帝 苏氏】成安伯挨打后

[复制链接]

纹银
37 两
铜钱
19350 文
整戏
46 场
散戏
12 场
彤史
0 次
活动
4 次
发表于 2019-9-10 12:0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花房】
【先前顾氏赠的水仙开的好,过了年之后,瞧着有些怏怏的,想着应是屋里炭熏香燎的,闷着了,便送来花房,嘱意他们养一阵子。】
【既来了便多有流连,遣花房的宫人好生将养水仙,便禀退众人,只留绮一在侧,于暖房闲步,预备挑几盆好看的金桔搁在廊下,新年月里,总要吉利些。】
【才指了两盆扎的圆溜溜的小桔树,便听见架几后悉悉索索,隐隐有嬉笑声,听得一句成安伯入耳,停了步子。扬眉对绮一,意为:哥哥春蓬俊茂,管花木的小宫人都知道;绮一只笑不语。】
【便驻步,预备听听他们怎么夸。】
【“牙齿都打掉了?”】
【“是啊,听运夜香的小春子说,他姐夫的妹妹的外甥女的婆家兄弟,在衙门里做马夫,亲眼看见说那成安伯被打的半边脸都快烂了,还断了一只手。”】
【“那叶娘娘可就要失了娘家了。”】
【绮一忍不住喝声:胡说些什么!】
【二人回头,软身跪伏在地,战兢呼声娘娘。】
【深吸一气,面沉似水,行至二人前,看也不看一眼,只冷声】把你们刚刚说的,再说一遍!
【二人便抖如筛,颤若粟,不敢言语,只叩头喊恕罪。】
【喝命】说!
【那略高些的宫女,急声:奴婢听小春子说,成...成安伯被人打了,险些......险些......丧命.....娘娘饶命!娘娘饶命!】
【咚咚磕头的声音如鞭在心上,脑袋轰然一沉,四方景色打了个旋儿,攥紧绮一手臂,半副身子压在她肩上。咬牙】掌嘴,去把那个小春子给我叫来——

【立秋苑】
【立秋苑上下静肃,只有外头啪啪打脸的声音;绮一回完话,已是要落泪。】
【攥案上如意,指骨发白,小指与无名指尖缠着一截纱布——方才拍桌,劈了指甲。】去禀了永熙殿,外头几个人妄议朝廷命官,诅咒宫妃,人证俱有。
【净脸梳头,往龙乾。】

【龙乾宫】
【时已近午,至龙乾宫处眼周泛红,请人通传。】


贤妃•司徒若兰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彼时春光晴好,暖煦的春风拂在脸上极是舒服,却见前面几个太监宫女鬼鬼祟祟嘀嘀咕咕不知在看些什么,悄悄随人群望去,不由冷哼一声“何时这天子脚下也是你们叽叽喳喳的地儿了?”那几个太监宫女闻声一个个吓得退在一边,口口声声说着“贤妃娘娘饶命,贤妃娘娘饶命”我一时图耳根子清静,掩帕捂鼻,兰蔻一时会意,清了清嗓音“一个个不长眼的东西,贤妃娘娘不予你们计较,还不快滚”声令之下,众奴皆散。
眸光依旧落在叶氏身影之上,透着一丝丝不悦。搭着兰蔻的手,至前,轻轻打量叶氏,理着袖口繁复的花纹,看也不看她“叶淑仪是有什么事是本宫不能解决的,还要来龙乾宫面见陛下,嗯?”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通传的人刚进去,就有宫人来传话,道是淑妃传唤,阖眼侧首。】你去回了淑妃娘娘,嫔妾晚些时候去永熙殿请罪。@宝林○高凝月
【那宫人抬脚才走,贤妃就到。】
【你解决,你一介乐籍出身,先是出尔反尔,迁个宫都办不好,你能解决什么?复思及承韵,水光又盈。去年的事儿还未清,今年恐又添新帐。】
【吸一口气,与人福身作礼,口称贤妃娘娘。】年前嫔妾生辰,陛下赏了一道儿用膳,到了日子陛下有事儿耽搁了,说往后再补。今日嫔妾是来问问陛下,看哪一日妥当。【身是恭敬模样,目光却是不肯看人一眼。】

贤妃•司徒若兰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她那点心思又如何瞒的过我,先前例会时淑妃依然说的明明白白,现下看她是置若罔闻的样子,冷笑一声,轻轻吹着指尖殷红的丹蔻“哦?本宫竟然不知淑仪的立秋苑已无人侍候了,这样的事,派个下人来问便可,还需要你登门问一声”微睨她“前几日的例会,本宫与淑妃说的明明白白无召传不可来此,怎么这才几日淑仪浑忘了不成?”抬手,示意奴才送她回去“既然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,就不要再来龙乾宫前叨扰陛下,万事都比不得国家大事要紧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岁杪才过,腊月的雪天正月的寒,正是雪冬时候,此时额角却有细汗。那些个人传的神乎其邪的,一会儿说哥哥断了手脚,一会说破了相,一会又说命在旦夕!正心如油煎,脱口】陛下的承诺,竟被娘娘说是不打紧的事儿!
【话既出口,便如一点火星子激燃了满心满腔的热油。】朗朗乾坤,皇城根儿下,出了...这种事,也是不打紧吗!【自家的事儿,何必与她多言,底下的沸沸扬扬,今日来意,她贤妃会不知道?分明是故意阻拦,等着看笑话。】
【胸口起伏,喘声】今日叶氏无礼了,来日再与娘娘赔罪。
【便不肯看人,只转身噗通在龙乾阶前一跪,闭眼低头,肩抖唇颤。】

贤妃•司徒兰若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春日的阳光静静的,像一片无声无息拂落的浅金轻纱。龙乾宫前一片静寂,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眸光轻轻划过众奴,每一个接触目光的人都静静地低下了头,连喘气都变得小心翼翼。净白长指攀上她细嫩下额,盯着她那双柔似秋水的眼眸,眉心有森寒地冷意在涌动,声线冰凉”哦?本宫竟然不知区区淑仪的生辰竟然比为我齐乐出生入死,奋勇杀敌的将士还要重要,难不成你想让天下人指责陛下昏庸无道的君主,你要置陛下于何地?”甩袖,目视前方”后妃不得干政,即便有何冤屈,也该有大理寺审理,哪里轮的到你在此哭冤,失了宫妃该有的分寸!”顿,抚着腕间碧绿如一汪池水的翡翠手镯,神色沉静如水,眼无波澜,扬声”淑仪的头风犯了,来人送她回立秋苑请太医好好看看。主子糊涂,难不成连身边的奴才也糊涂,杖责二十,以儆效尤,本宫倒要看看谁还敢如此”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一向爱俏的,嫌棉衣裳臃肿,冬日里也穿绸裙,好看是好看,却不耐寒。左右在屋里是炭笼火炉的烘着,就是出去披个毛领披风也是暖和的,今日出来的急,心焦火盛,乍一动还不觉得冷。如今跪在这地上,寒气从底下往上走,丝丝侵侵的,只觉得膝下是又凉又硬。】
【都说了赔罪了,还这么揪着不放!又听及将士,怒不可遏,对人眸冷笑一声。】娘娘这顶帽子,嫔妾可不敢戴!奋勇杀敌的将士?【扬眉】叶家男儿奋勇杀敌的时候!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!
【如今人生死不知,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他一个提枪纵马的人,后半生可要怎么过!】
【她宫人应喏时,狠瞪一眼。】谁敢动本主!【又听杖责二十,气急抬手指人直呼】司徒兰若,你别欺人太甚!
【私下里查承韵一事时,这贤妃的名讳,可没少叫。】

贤妃•司徒兰若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冷眼听完话语,睨她“好,好一个拎不清的东西!本宫当这贤妃一日便要坐责后宫,同淑妃共掌六宫,什么时候轮到你在此指手画脚,还是说你叶氏怀里揣了凤印,要驾驭本宫与淑妃之上!”移步上前,冷眸相对“奋勇杀敌的又何止你叶家男儿,你也敢在龙乾宫前论军功,叶淑仪你好大的胆子!”叠袖向龙乾宫行拜礼,神色沉重“吾皇英明,信予本宫,整管六宫。淑仪叶氏,目无尊卑且口出狂言”转首,目铮铮而厉“来人,掌嘴十次示作惩戒,即刻遣回立秋苑。”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【【传说中的无话可说的亚自子,传时补。】】】

贤妃•司徒兰若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原本也只是唬住她,瞧她无话可说的样子,叶氏不过是徒有美貌,半分聪慧全无倒是十足的气性,眸光流转,声正,“本宫执掌六宫亦不想有失偏颇,若人人效仿,龙乾宫岂不成了人人喊冤之地。淑仪可是陛下中意之人。若是受了寒,病坏了身子,陛下传召可如何侍奉,如若撤下绿头牌,这般得不偿失,淑仪无视淑妃之令,亦如藐视圣威,若是再涉嫌前朝,触了议政的底线,试想进去还有几分胜算打动陛下,如此还要跪在这儿让身子受罪么?”顿,让人扶她起来,“本宫心知后妃与家族一脉相承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孰轻孰重,淑仪心中应自有掂量,不想你连累你兄长。”转身,摆手使人,遣送回立秋苑,面向御前,使人通传。
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【晨间听了李全传话,这会子叶氏跑到龙乾宫来也无甚奇怪。只是李全来传话说,贤妃也在门口,惊诧的挑了眉,问】她来做什么?【李全答,说是淑妃前令妃嫔无事不得入龙乾,贤妃娘娘此来怕是叶主子坏了规矩。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,道】她倒是消息灵通。【有心晾叶氏一会,散散她的火气。看门的小太监却急匆匆的进来,道】不好了,贤妃娘娘和叶淑仪娘娘快在门口吵起来了。【李全冷声,呵斥他失仪,叫人拖了下去责罚。无心理会奴才之间的事,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冷声道】都请进来。

贤妃•司徒兰若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御前来请,回头看叶氏,随后同人而入,屈膝拜礼。
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此时就该扭头走,叫陛下问起时,便是人被贤妃撵走了。】
【奈何哥哥之事,由不得自个使这性子;伸手有秦韵来搀,趋步入内见陛下,此时叫暖风一烘,眼圈愈发红了,忙低头,行大礼参拜。】陛下!【禁不住就落下泪来。】


皇帝★太史朔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【正月里风还大,披了一件外氅。没好脸色,看着贤妃】你先说。

贤妃•司徒兰若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听人这般问,眉头微挑,端着礼正言“臣妾路过此地,见淑仪在龙乾宫外跪着,臣妾上前好言好语相劝,有什么事也可慢慢解决,实在无需如此,淑仪不听劝反而一意孤行,听着样子倒是为她兄长喊冤,事关朝政臣妾也不好再多言语,却不想淑仪说“叶家男儿奋勇杀敌时,还不知道臣妾在哪里。”臣妾自知一介孤女,得您垂怜才有今日,只是事关朝政,且淑仪口口声称叶家军功受封,不该受此折辱。臣妾不过一介女流,也不敢妄言,却不想惊扰了您。”

皇帝★太史朔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【这龙乾宫门口的事,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,却仍然耐心听着贤妃所述。叶氏是养在宁安宫的一朵花,看着好看,却不可与之处事。】成安伯的事情朕已经知道,差人去问过了。叶奕受了一点小伤,无甚大碍,你放心就是。【突然想起来前日曲氏说她骄纵到摔冬至苑的东西一事,今日又对贤妃出言不逊,皱了眉头说她一句】慌慌张张吵吵嚷嚷的,哪有新晋的淑仪样子,要朕怎么放心把宁安宫交给你,传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话。【单肘靠着椅子】这事儿,朕会好好问问金吾卫怎么当的差,给成安伯府一个公道的。【敢在帝都闹事,想来也非宵小。只伤了叶奕,说明也是知道轻重。】

贤妃•司徒兰若
正月初七 巳时 龙乾宫
虽然只言片语,但也听出其中来龙去脉。暗暗叹了一口气,叶氏虽是美貌灵动,但终究是扶不起的斗笠,眉眼流露出一丝无奈,面对陛下,缓缓而言“不想成安伯受了这样的委屈,只不过天子脚下出了这样的事,陛下是不会坐视不管的,你且放宽心才是”顿,目光在二人面上游走,复言“陛下尚且息怒,淑仪就这么一个兄长。正所谓关心则乱,很多事情就不会想的那么仔细了,才会不顾淑妃之令以身试险,给后宫诸位姐妹破个例,有负陛下圣恩,往后身为宁安宫主位难以服众啊。”眸光移向叶氏,言语缓和,轻言”那么淑仪是否听说兄长之事,又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?”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得知哥哥无碍,一直悬着的心落下一半,深吸几口气,连连拜伏好几次,满句的多谢陛下皇恩浩荡。方才一股气强撑着,此时松了心眼圈反倒更红,禁不住的低低啜泣。】
【又听贤妃口口声声,一口一个帽子,奈何这话确实是自个儿亲口说的,外头那么多宫女内监都长着耳朵听的是一清二楚;一时竟不知如何驳她!】
【好一个孤女!】
【想是她自个孤苦伶仃,便见不到别人好。故看到自个儿忧心哥哥便加以阻拦,也看不得自个与承韵姐妹相称才害死了她!那下一个....下一个不是自个便是卿卿?怨不得先前假装示好,好歹毒的司徒!】
【思及此,只不看贤妃,抬头目视皇帝】陛下这可是要贤妃娘娘来审臣妾?


淑妃●苏氏
正月初七 已时 龙乾宫 晴
【待送走了卿氏,便已是巳时末,先是教素馨请叶氏未有动静,如今再是教人打听,说是贤妃也去了龙乾,一壁以去岁藏的玫瑰花汁浸手。心思百转,眼底无澜】贤妃消息灵通,脚程倒快。
【去往龙乾宫时,旨下宁安宫:宁安宫及立秋苑掌事罚俸一年,且不得接见家属】
【至龙乾宫,请人通传。】

正月初七 已时 龙乾宫 晴
【见二人针锋相对,有些偏头痛。抚慰叶氏一句】贤妃向来这个直性子,想来你也是知道的。【责贤妃一句,语气里却没有怒意。】淑仪焦急头上,你何必和她说这些。【便含了以后再问的意思。又看向叶氏】等你哥哥伤好了,便把他叫进宫与你见上一面,你也放心些。【话音刚落,王福传淑妃至。眉毛一挑】她来做什么?【传人进来。】

淑妃●苏氏
正月初七 已时 龙乾宫 晴
【入殿,见几人具在殿内,室内暖和恍若三月春风,叶氏跪在其中,瞥过贤妃一眼,低身垂眸一礼】陛下万安,臣妾是请罪的。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陛下几句话,听在耳中便是偏颇自个儿,趁陛下与内侍说话,斜斜的朝贤妃瞥去一个得意的眼神。】
【本来这事可以按下了,淑妃娘娘来的真不是时候。】
【只低头一礼,眼睛不敢看她,也不说话。】

皇帝★太史朔
正月初七 已时 龙乾宫 晴
【淑妃至,拢了拢外氅。回问】何罪之有?

贤妃•司徒兰若
二月初七 龙乾宫 已时 晴
原以为这事陛下在责骂几句,我也好顺势打压一下叶氏的傲气。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淑妃却来搅和,立在一旁看着叶氏得意洋洋的样子不以为意,只觉得她无比可笑愚蠢。彼时,淑妃款款而来,二人相对之际,不觉双眉微挑,静观其来意。

淑妃●苏氏
正月初七 已时 龙乾宫 晴
臣妾承陛下之旨,与贤妃主理六宫,当为贤内助,以安定内廷,家事亦如国事,安夫心亦安君心,前有宁安乌龙闹到御前,故此下明喻于后妃,无召不得入龙乾,后宫诸位姐妹无异,臣妾这才同贤妃施行。【自古至今,凡明君者,经营江山,并非朝夕之际,亦如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而为妃嫔縢嫱者,应以长孙皇后类为表率,辅佐劝诫君王,以致专心朝政,励精图治盛世,了却君夫后顾之忧。正身续说】叶淑仪今早送来几个鼻青脸肿的奴才,臣妾命人问不出个所以然,一会说成安伯被打掉牙烂脸,一会说断手缺胳膊的,恐系朝堂之事,也不难怪叶淑仪听急了,便匆匆来求见陛下——
【眉挑若水纹波动,看了一眼贤妃】臣妾深知朝政之事,绝非后妃置喙,自有规章可循,无规矩不成方圆,前朝如此后宫亦是。臣妾先前派素馨来请叶淑仪至永熙殿,想是亲自宽解淑仪,明辨实情。淑仪为兄心急若焚,未必能听进素馨之语,此情可解,臣妾失责,望陛下宽宥。
【顿】焉不知成安伯如今伤势如何,是否如那几人所说那般严重?


正月初七 已时 龙乾宫 晴
【事既已定,本欲一笔揭过。又添淑妃一番陈词婉言,不如贤妃直接,也存了责罚叶氏的心思。若按捺这心思,便是不给二宫面子,有偏颇叶氏的意思。只是迟疑叶氏擅入是真,偏不信贤妃路过,亦不信淑妃盏茶至是巧合。回淑妃的话】成安伯无事,休整几日便罢。【眼光横过叶氏,又点了点淑贤二妃。正了身子】叶氏擅入,又对上位出言不逊。虽事出有因,却不可开六宫先例,你二人罚过她便是。【罚过——怎么罚,不给明示,存心等着看贤妃的气度。拇指揉了揉太阳穴,声闷】无事便退下吧。


贤妃•司徒兰若
二月初七 龙乾宫 已时 晴
原不想淑妃前来也不过是火上浇油的事,只是听男子之言多有偏颇叶氏,倘若再如此穷追不舍,也只会落得不知宽宥的罪名。与淑妃眸光相对,细眉微挑“不想淑仪这般心疼自己的兄长,说到底还是兄妹情深,咱们旁人是体会不到的。既然如此,淑仪因有前情才如此鲁莽冲动,但也不能不守规矩,这事传出去多少不大体面。淑仪回去好好抄录宫规百遍,可要做到铭记于心,有劳淑妃检查了。”说完,屈膝“臣妾还要去看看花朝节的事宜,便不扰您了。臣妾告退。”


正月初七 已时  晴
【龙乾宫】
【百遍宫规,这要到什么时候去了!】
【长吸一气,更添怨怼。不再看贤妃一眼,只低头哑声。】是,臣妾告退。

【并不走,出了龙乾只在外候淑妃。】

淑妃●苏氏
正月初七 已时 龙乾宫 晴
【原是先行罚过宁安宫及立秋苑掌事,曲氏之事权且揭开。皇上及贤妃先后张口,便不好再多言,轻抚着纤白修指上镶金红宝石戒指,朝陛下和声道】叶淑仪心系兄长,情有可原,听了这些奴才捕风捉影才会难免冲动,恰好身边人又不知规劝辨别,才会这般。臣妾来前已经连并宁安碳火拨放之事,罚过宁安宫和立秋苑掌事了。
【望着叶氏姣好面容,平声道】但此事下不为例,叶淑仪往后切勿莽撞。
【嘱咐完后,便辞身出龙乾宫。】

淑妃●苏氏
正月初七 已时  晴
【龙乾宫】
【随素馨移步出龙乾宫后,如练碧空缀着几团绵软祥云,春风和煦拂过精致面庞,身着茜素红百花曳地百褶凤尾长裙,长嘘兰气,吩咐素馨】今日叶淑仪罚过之事,不论贤妃如何,你们跟随着在本宫身边的,切莫从永熙殿张扬出去。
【素馨称首应是,替我扶手】若传出去怕危及淑仪掌管宁安宫威信吧,娘娘思虑周全,奴婢定守口——
【未落话音,素馨察觉叶氏便屈膝行了礼,抬眸目光一亮,便先开口】原以为淑仪同贤妃走远了,未曾想还在这儿。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深躬与淑妃礼,泫然欲泣。】都是叶氏鲁莽,连累娘娘,请娘娘责罚。
【低添一句】若与贤妃娘娘一道儿走,指不定第二日就被罚了抄东西,理由是嫔妾走路左脚先迈步。

淑妃●苏氏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听叶氏言如珠落在耳畔,一如既往的率真性子,并不避讳着贤妃,稍见朱唇轻扬。鬓边及耳畔垂珠颇有几分流转微漾,霁月晴阳的照射下莹莹生辉,摆手示人起身】那几个不知轻重的奴才以讹传讹,也是你身边人不知辨伪,亲情难负,不难怪淑仪一时冲动了
【先是顾她双膝一眼,念叶氏在殿外等候,示流雯递予她暖炉,凝她朱颜】念在你与你兄长的情义,便在来前罚宁安宫掌事时,连同将你身边人一齐罚了,本宫原想着以情晓动陛下,未曾想贤妃倒早先开了口——
【移步随下丹阶,知其率性,望叹一声】只是你啊,听风便是雨,把奴才扔到永熙殿,便恰好撞上了贤妃在御前,若是这一腔情义被人利用可如何是好?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淑妃的话听在耳中是宽慰,她越是这么着,自个便觉着今日这事儿是实打实的委屈。】
【接来暖炉道一声谢,拢在袖中。心又道果然淑妃娘娘已经大事化了了,真又是贤妃,早不到晚不到,偏偏这个时候,又扯将士又提军功。】
【好一个‘恰好’呀!】
【谁要利用我?早年间,自个儿与卿卿便是莫名的卷入了那桩破事,如今又有谁要作妖?】娘娘是说——有人想利用嫔妾?【说罢侧首皱眉,面上便有些急】

淑妃●苏氏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天虽回暖,但春寒料峭,依旧能感受到春光里的丝丝凉意,流雯伸手来系紧了胸前朱缎披风,领口的紫貂毛衬得容颜明媚。一壁听叶氏说,一壁移步渐远龙乾宫】
【至及问话,转首便见她如斯神色,尽收其神色于眼底之下,眼角微动】早些年卿容华东游落水小产,洛贵妃之殇牵系甚广,连累你几经波折罪祸降位,旁人却扶摇直上风光如意。今日你贸然莽撞之举,幸亏陛下和贤妃并未追问曲氏之事。
【自洛贵妃掌管后宫伊始,亦敌亦友与贤妃共事多年,至如今隐有分庭抗礼之势,深知其雷霆手腕并非儿戏。很轻地一声笑】如若不然,那么叶淑仪你说是为谁做了嫁衣呢?
【提及前事,且待她如何回话,柔了声线,顿】叶妹妹身为宁安宫主位,想必对曲婕妤将那些劳什子搬到龙乾宫清楚不过了?

淑仪●叶余容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随人亦步亦趋,此时心绪便由人牵动,心下沉浮。淑妃话至末尾,又提及曲氏,面有犹疑,什么劳什子搬到龙乾宫?略一思索便了然,面有微讪,半含怨气:还告御状,话本子看多了吧】嫔妾只不过是想给她个教训罢了!【到底声渐弱,淑妃娘娘又如何得知?是了,自个儿龙乾娘娘知道,自然对曲氏行动也了如指掌了。陛下可是一嘴都没提,是淑妃娘娘拦下了?】
是嫔妾太急,惹得娘娘隆冬天里跑一趟龙乾。【淑妃至龙乾是求情,贤妃却早早的来问罪,二者胸襟一较便知。】
【外头竟还都说,贤妃公允大度,简直胡沁。】
【日头悬在天上,一点温度也未有,磨蹭手炉,觉着手心发干发痒。半晌静默】待哥哥伤好了,嫔妾再与曲灵霊好生——【顿一顿】好生说理!【我奈不得那阳春白雪,还奈不得你曲灵霊吗!曲氏与贤妃,真真如那戏文中说的,蛇鼠一窝。思及哥哥伤情,无端端对二人更添怨怼。】
【略过曲氏不提,压一压气,就带了笑意。】方才陛下道,待哥哥伤好后,允嫔妾归伯府去看望哥哥,又要辛苦娘娘安排车马了。【一扫方才气郁,虽然眼眶红红,面上却满是憧憬,看着十分雀跃。】
淑妃●苏氏
正月初七 巳时 晴
【龙乾宫】
【说话间霁月将一物递了过来,看也不看便从大氅里露出半只手掌接了过来,手炉温暖偏热,正是适合在外暖手。霁月见我捂着手炉缩回大氅内这才为我掩好大氅侍于一旁,启齿一哂,浅笑道】快瞧瞧,入宫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处事还是这般。
【听她口中“好生说理”一词颇有恨恨意味,抚着的手中暖炉即刻递出大氅,垂下眼帘看了手中之物一眼。霁月见状急忙上前颌首双手前举。】这三连金榺盘金绣套,用着扎手。既扎手,不用便是了,曲氏亦如此,既难以相处,理她作甚。
【拿着手炉看了看叶淑仪,才将炉子缓缓放入霁月手中,饶有意思地在炉套上轻轻拍了一拍,才将手缩回大氅。霁月即刻心领神会,先将备用的银狐手暖抄奉上于我,便把那有着盘金绣暖炉套的手炉双手奉于淑仪。】既心里知晓本宫是为了你才去的龙乾,怎就不知有事可先来寻了本宫的道理?
【双手拱于暖手抄内,听着省亲地话,看着前路骤然止步,心中一震:本宫尚未得省亲殊荣,眉头微微一簇,回忆这些日子以来的桩桩件件,倒确实不如往昔做派,恐已引得圣心不悦。不露声色而笑】省亲如此大事,马虎不得,自有上命传达,素为本宫份内之事。
【略顿,看了眼一旁的轿撵,言】本宫亦能理解你的焦急。让你家人递了折子进来,本宫先允你见家人,寥慰你兄妹之情。


---未完待续---先保存一下贤妃
正月初七 宸仪宫 未时
从龙乾回来,便放旨六宫“淑仪叶氏,不顾淑妃口令,无妃嫔之德行擅闯龙乾,着今日起罚其抄录宫规百遍,不可假借于他人,毕,送于淑妃审查,以儆效尤!”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纹银
7 两
铜钱
16674 文
整戏
31 场
散戏
7 场
彤史
1 次
活动
0 次
发表于 2019-12-15 15:08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芮辞谙 于 2019-12-15 15:15 编辑

群名片: 叶余容
剧情:4
人物:4
其他:1
总分:9
群名片: 贤妃
剧情:4
人物:4
其他:1
总分:9
群名片: 淑妃
剧情:4
人物:4
其他:1
总分:9
群名片: 皇帝
剧情:3.5
人物:3.5
其他:1
总分:8


本来争执只在贤妃与叶淑仪,但贤妃一口一个“淑妃明令”,我估摸着意思是让小叶明白“不是我非得想这样,都怪淑妃下了那什么破令”,然而小叶一根筋形象演绎得很好,就是get不到哈哈。淑妃来后请罪那一段也很精彩,表面是为小叶辩解,其实暗戳戳得也说今日这场闹剧不是我没管,而是小叶实在太不听劝,非要闹到如此地步,可万万怪不到臣妾身上啊。后来淑妃与小叶一番“推心置腹”,也是把锅完美扣到贤妃头上。此外再表扬一句贤妃把“高岭之花”的感觉把握的很好,你有错我就要跟你刚到底,事情解决完了也绝不跟任何人(包括皇帝)多一句废话,扭头就走,鼓掌!皇帝的稀泥也和的很好,只不过跟三位女主角相比,剧情分还是要再低一点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铜钱 +200 收起 理由
国师 + 200 评戏员辛苦了,200文奉上(有评)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纹银
2067 两
铜钱
942230 文
发表于 2019-12-15 15:22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戏录已处理(积分已发、图标已勾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齐乐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无图版|齐乐王朝 ( 蜀ICP备15010677号

GMT+8, 2020-2-25 21:28 , Processed in 0.253609 second(s), 2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