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入住齐乐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09|回复: 0

[后宫|整戏] 【乾元九年六月初二】【始冬阁】【卿酒酒 林初予】昔日姐妹冰释前嫌

[复制链接]

纹银
0 两
铜钱
11016 文
整戏
16 场
散戏
3 场
彤史
1 次
活动
1 次
发表于 2020-7-30 00:2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婕妤 卿酒酒
六月二 始冬阁 辰时
【昨夜雨急风骤,浅睡朦胧之间隐约梦着与林氏初识谈笑风生。一声姐姐脆生生让人从梦中惊醒,轻揉了眉角莫不是前些日子听的多了,竟连梦中都有她。】
【微阖双目,浮现过往种种,只觉因着一件小事便闹成如今这般境况,实属小家子气,稍做梳洗,用些清粥小食,取了那只百年人参带上,入始冬阁】
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二 始冬阁 辰时
流言散去,许是下头知道,她再不受宠,倒还是个妃嫔,这几日明面儿上也规矩。那日见过皇上,如同一梦了无痕,坐在梳妆台前,歪头以手支颐,嘟囔,“争宠好难呀……”
忽闻知画道,“婕妤娘娘来了。”
“哪个婕妤娘娘?”知画则提醒是卿氏。
一怔,自那些年后,她再不入始冬,如今……可是自己犯了何事?一面又往外迎着,面庞柔和,见了她规矩行礼,“妾林氏请婕妤娘娘安。”
  因事出匆忙,将她引入,才一一吩咐知画备茶点,新茶入壶,滚水去煮。端来时,杯子里飘着些茉莉花。小点则是记忆里,她喜好的那口。只是物是人非,也不知变了多少。
  “娘娘今日来,可是有何事?”缓缓问出,探明来意。

婕妤 卿酒酒
六月初二 始冬阁 辰时
【踏入屋内,环顾四下陈列皆如当年,熟悉的仿佛昨日才来过,原来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就印刻在脑海里,上前亲扶她一把】坐…【递上那只百年人参,浅笑勾唇曼声】来冰释前嫌,妹妹信不信?【直白与探寻一并抛出,眼风扫到桌上茶点,拈起块品尝,是熟悉的味道,唇角弧度更深】还以为妹妹只记得夏淑仪的口味…【微顿,续言】一句顽笑话,莫往心里去。前些日子听了许多关于妹妹的传闻,怕妹妹就此消沉,故而来探望一二。【关切的话语来回滚了几遍,到嘴边却变得生硬了,到底是生疏了…还是碍于什么…】
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二 始冬阁 辰时
与她同坐,见人递来的礼,倒叫她不知作何反应了。冰释前嫌...说起来两人并无多大矛盾,只是间隙日深。微微将礼往她那推几分,“娘娘...姐姐不必如此客气的。”她是婕妤,已经先一步登门,好奇之余也不想叫人为难。
  余光瞥了这些糕点一眼,心中叹气。夏淑仪的口味她哪里摸得清楚,只是走动的勤一些罢了。人在这宫里可以无闻,但总得有一两个说话的人,不然,不是憋成傻子了吗?“也不知你口味变了不曾,就随意叫人备了。”
  闻言唇边微微带笑道,“不过些流言罢了,你还不知道我么,也就这时在宫里才还有我的影子。”之前她只活在始冬阁里,倒是消沉,如今是看开了。
  又盈盈笑着,看着她,“卿姐姐近年来是沉稳了不少。”

婕妤 卿酒酒
六月初二 始冬阁 辰时
【见人有推辞之意并无意外,换做旁人也该这般反应,毕竟久无来往,又有嫌隙贸然登门来,谁知其中深意,索性拉住她素手,将锦盒搁在掌心】既唤我一声姐姐,便留下它吧,左右都是死物,能换回与妹妹的真情便是它的福气。【一番话语说的真诚叫人挑不出什么怀疑,也不让人在将礼退回来,只吃着茶同人叙话】这口味嘛,说变了又好似未曾变过,依旧喜好这几样糕点,大抵是习惯了…【缓缓揭盏,吹了吹浮在面上的茉莉花,轻抿】都说人生如棋,我怎么觉得也似杯中茶一般,有漂浮在水面上随波逐流,有藏在水底深不可测,也有旁观看茶者,妹妹你说这三者哪个好?【汲汲为营,步步惊心,换来此时局面,若不沉稳又如何得行,就现下状况而言】虽说舆论能换的一时风头,但这都不是长久之计,还望妹妹为以后做好打算。
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二始冬阁辰时
  曾经是与她来往密切,久而久之,则将她的喜害记下。人的喜好会增加,但也许很少改变。抿唇一笑,“变不变的我不知,只知若是姐姐来了,始冬阁一直都有备着。”
  这也是一种习惯,方便迎客,偶有挑些瓜果小点备着。两人虽生隔阂,这些细节,却是少变的。后又垂眸观茶色,听人而语,仿佛是深有其意。
  “漂浮于水面的多身不由己,而沉寂于水底的又易叫人忘却,故而我觉着看茶者虽置身事外,却有观整局....”以茶盖轻拨两下茶面,有漂浮着粘盖而离茶,有茶叶顺势而起,茶中翻滚。
  抽出手绢一面将粘在茶盖上的少数茶叶,花瓣一一扫落,落到不起眼的地方。“好像也能插手整局,倒像是最妙的。”
  然后将茶盖放一旁,与她轻叹,“你应是知我的,虽在皇上那花些心思,却也少卷入这宫中是是非非。这几日的事情,本不遂我意,只是事已至此,自然也避不得。”微微一顿,“终是明白,荣宠冷落皆系一人。你我因一些小事隔阂这么久,我心里不悦,瞧你如今不能往日而语,且皇上一定多怜姐姐,我却从不曾不悦,反之觉得因这些你我间隔,好在你也抓得住荣宠,至少你与我是不同的。”
  姐妹之间的不和,大多仅关乎当时与后来的那股子气,若说有多大恨,那定是没有的。“姐姐今日能来我这里与我叙话,还将话摊开了讲,那些往事也终会烟消云散的。往后行事...”目光落至那茶盖,自然开口,“也不当被欺人太甚。观茶色清茶沫,方是喝茶之道。”

婕妤 卿酒酒
六月初二 始冬阁 辰时
【反复嚼着那句一直备着,仿佛这屋子里就留着属于自身那份殊意,如此一来更觉愧疚】浮沉往事如云烟消散,不堪回首,你我二人珍惜当下便好。【捕捉到那声轻叹,摩挲茶盏的动作稍停,转而搁在身侧小几上,拉住人手颇有几分语重心长】之前是姐姐狭隘了,现下才明白过来一人独行孤冷,姊妹同行才能有个慰藉。【略去荣宠一事不提,个中滋味只有当局者清】只劝妹妹一句:君恩似海深,探寻不得,沉溺不得。【繁花锦簇皆想承雨露,然天降甘霖雨露均沾,又有哪一株可以分的多些?想她经历这般多也能明白,不在多言转话音】妹妹如今也是稳重不少,说起来今日来你这儿,夏淑仪那边可会为难你?【南宫氏与自个一直不对付,而她与南宫氏关系比较密切,不知这一趟会让南宫心里怎么想。】
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二 始冬阁 辰时
往事不提,唇边也漾有笑意。眼中仿佛阴了许久的天,也晴了几分。被拉住的手悄悄弯紧,“便是闺中姐妹也有争执,些许小事,姐姐不必挂心。”
从形影不离到形同陌路,遗憾宫里无几深交,如今局面,她心里也是欣慰的。闻其劝言,不禁动容,想起去年抄经之事,也苦笑作罢。“姐姐且放心,耽于君兮的苦我是吃过了。如今一心将日子过好,旁的便是姊妹间和乐了。”
想必如同她与卿氏这般入宫已久之人,几经周折,早已看破红尘。自不必二人多言,倒是提及夏淑仪,微微垂了眸,与她开口,“原先我也觉着夏淑仪定是个难相与的,说起话来必是不饶人的。可与其多交又发现,她也就话里叫人难安罢了,姐姐你与她虽明面儿上不和气,却无甚么严重的矛盾,”将其柔荑放入掌心,安抚地拍拍她的手。
“她那性子,也最多说话呛我,哪会真的为难?这后宫里谁与谁相处,谁与谁又是敌人,从来都没有定论的。”只要大家有共同利益,便能相坐言欢。又看她一眼,笑问,“倒是姐姐,叶淑仪还要闹着问姐姐,怎的来找我这个不受宠的贵人叙旧。”
  虽佯作认真,眼里也掩饰不了打趣之意。

婕妤 卿酒酒
六月初二 始冬阁 辰时
【过往种种消散于茶雾之中,相视一笑】听妹妹这般说我便放心了。【后话提及叶氏,浅勾唇曼】她风风火火惯了,也是因着我的原因牵连了你。【同仇敌忾大概就是这个样子,此前因自个恼林氏,她便想多为我出头,如今误会尽除,想来也不会再有其他】茶喝了几壶,点心也吃了不少,我该去走走消食了,妹妹也歇歇。【起身离去,心下思索着适才她评南宫氏的一席话,虽无甚矛盾,却碍南宫氏眼许久,怕是难消散。】
【行至殿门前时喃喃自问:林妹妹呀…若来日取舍时,舍弃的是我卿氏,还是她南宫氏。】

结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齐乐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无图版|齐乐王朝 ( 蜀ICP备15010677号

GMT+8, 2020-10-22 16:31 , Processed in 0.342497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