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入住齐乐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18|回复: 0

[后宫|整戏] 【乾元九年六月初七】【白露苑】【南宫雪、林初予】哪有白吃的道理

[复制链接]

纹银
341 两
铜钱
48258 文
整戏
210 场
散戏
50 场
彤史
0 次
活动
0 次
发表于 2020-8-7 20:45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这日晴好,晨起梳妆。妆罢,于铜镜前打量,眼前人还是林贵人,只是妆容修饰叫她多几分风情和伶俐,眼尾落痣,少些慵懒。知画备礼,至夏淑仪处求见。
@夏淑仪

夏淑仪●南宫雪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【昨日万寿节真是让人意外至极,一个击鼓传花,竟然让卿氏晋了淑仪位,本以为是什么献艺环节,选中的人要出来吟诗献舞,居然是选吉女,万般后悔视那大绸花为甚么烫手山芋,两轮丢传只在瞬息之间。】
【挂着一脸郁闷,吃早膳也无甚心情,只觉得好端端丢了一个可以晋昭仪的机会。此时宫人来禀:林贵人来访。】
【挥手叫人领进,倚着坐塌满脸无甚颜色。】
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领婢女而进,入内先是行礼,“请淑仪娘娘安。”而后观其色,心情不佳模样,待其应之时,脑中活络,“妾身娘娘脸色不佳,可是有何烦心事?”
才过万寿,皇上那头彰显南宫恩宠,却不知怎就如此...只试探问,“可是因昨日之事?”@夏淑仪

夏淑仪●南宫雪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难道你不气恼?【脑中浮现昨日座次,婕妤之下无容华,有封号者在前,这卿氏既无封号,又无子嗣,虽说是个老人,到底有个自知之明,她之下,虽然有个蔺氏,到底也是咫尺之间。】昨天这花,可差点就落在你的手里了,本主气恼的是两次都没多留它片刻,而你与卿氏之间,只差分毫。【叹】我可没你那平常心。
【香汤绿茶、冰镇凉瓜、坚果葵子,是待客的排场,拂袖坐正】说吧,今日来这趟,可是想通了?
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起身之时就听她一一道来,淑仪直爽,难道你不气恼?这话抛出,目光暗淡几分,又立马消失。
“若说没有遗憾必是不可能的。”她入宫多年也方才位至贵人,恩宠皆无,更别提封号。卿姐姐那是羡煞旁人,只是..一切强求不来。“妾身不是平常心,妾身是自知事已落定,强求不来了。倒是娘娘,您夏日还如此忧心,仔细身子。”
后闻其话,便与她缓缓道来,“您说妾身入宫多年,虽只是个贵人,也不该叫人如此落面子。好在我去求了皇帝,歇了流言...只是”眉目一丝忧愁,“只是皇上隔天就忘了我。”似是哀怨,实则将那日之事交代一番。
贪一口冰镇瓜果,看向南宫。“贤妃娘娘如今已如此,待诞下龙嗣。可又是一片天了。”低头嘟囔:“皇上还能记得后宫有别人吗…争宠可太难了,只能找娘娘您出出主意了。”@夏淑仪

夏淑仪●南宫雪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【源氏的那句“万寿消音”果然是源于龙乾的指令,自上而下打量林氏,从眉眼到柔荑,既没什么出挑的长相,也无什么媚骨的气质,你说她能忍,却又不那么能忍,一边可以为了躲避卿叶势力而默默消音,一边又无法接受绯言而面圣状告,真是个奇特的人。】
【盛夏炎炎,冰瓜入口,即使晨间也想贪一份清凉】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,你略过两宫越级跑去陛下那儿,他也许是故意不搭理你呢,若搭理你了,拿主理的颜面搁哪里去?不然这万寿消音为什么不是出自龙乾的指令,而是景文殿呢?【指了指脑袋,摇摇头】所以呀,这不是忘了你,这是故意忘了你。
【叹】你说你入宫多年,他又不是健忘症,还能忘了不成?【眼扫四周,自嘲】看看我这白露苑,他来的也是稀少,你说他忘了吗?跟你也差不多吧。他能留给后宫的时间有多少?那些个想着法儿争宠的再分摊了一份去,还有剩吗?这不就显得是忘了自己憋。

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明了其意,于是也向她坦白想法,身子略往前倾,认真道。“娘娘知道,妾是个蠢笨的。但也知此事寻不得贤妃说道,庄妃娘娘和她打擂台似的,她指不定乐意管,可叫贤妃娘娘知道了,岂非更成她肉中刺,眼中钉了?况如此,便不得不卷入她二人之争斗了。”
端正身子,又缓了缓,“妾去求皇上,算不得什么聪明的招儿,也不过急于脱了那般境地,全叫奴才欺负到头上来了!”
听人说皇上是故意,倒不觉不妥,心情倒也坦然,小声言:“反正平日里也见不着,说了也见不着。”
似是怕人听见这稚气之言,忙问:“想法儿争宠的能得宠也罢,妾是招也没了。”@夏淑仪

夏淑仪●南宫雪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【这时宫人小碎步踏入,洋溢着喜悦汇报了一件事:上林苑浣马池的石雕就在刚才被搬走了,换成了昨儿献上的雄鹰展翅丰湖石。】
【竟然替掉了上林苑的至前朝就一直存在的浣马石刻吗?有些意外,惊喜中也明白其中的讽刺,这份殊荣闹得举朝皆知,不知道的还还以为我南宫氏多受宠似的,然而也就是做给别人看的,他多久才来这白露苑吃个饭,用手指都能掰得清楚。】
看看。【到底是什么恩宠,也不必瞒着林氏,她住在景阳宫,自然也是门儿清】争不争宠又有什么区别呢?凡事迈不过一个权,你有权,不争宠,他也会惦着。就拿这蔺氏、芮氏来说,得了协理权,就算皇帝不记得这二人,可当宫里有个什么大小事,这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皇帝有这两号人么?【莞尔一笑】所以呀,宠能宠几时呢?权最重要。
【执杯而向,自有以茶代酒之势】林贵人,这夺权的大道,要一起来吗?
【一边是不劳而获的大树底下好乘凉,一边是拼搏努力的争取庄康,前者看似容易却不稳固,后者虽翻山越岭却有柳暗花明,不知这林氏,会如何择取?】

贵人○林初予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宫人报喜,却见夏淑仪兴致不高。心里也有猜测,大家都住一处,皇上来了几次,招幸几次也都明了。不免宽慰几句,“皇上心里是有您的。”
而她,上至四妃,下至宝林,不记得她。也只能兀自笑笑作罢。再提协理二人时,也跟着点头,一时得宠风头过去,谁知还有没有下次,可这些人就不同了,但凡后宫诸事,问取一二,不都得与皇上打交道吗?
呡茶后轻言,“多亏娘娘点拨了。到底恩宠有尽时,若想在这里头好过,就不能做那万人踩的蝼蚁。”
搁了茶盏,叹气指了指那茶,那果盘,“今日吃了娘娘的茶,贪了娘娘这些小食,哪有白吃的道理。我那始冬阁是吃不上几次的,日后还得多来娘娘这尝尝鲜了。”

夏淑仪●南宫雪
六月初七 晴 辰时 白露苑
【眉眼一弯,流露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】都是一个宫的,理应互相多走动才是。【叫白菀将妆匣里的傅粉与胭脂取一盒新的给林氏】这是在馥香斋定制的,外头买不到,出门打扮得气质些,总不会埋没了你。
【这粉是稀有东川珠研磨打底,质地细腻,色泽柔润,每年家里给馥香斋的东珠材料也就只够做五盒傅粉,母亲一盒,嫂嫂一盒,剩下的三盒都往我这里送了。如今时过境迁,在打扮上花费的精力越来越少,平日里不出门的时候也就懒得再涂什么脂粉,如此往年刚刚够用的东西现在倒能省出一盒。前年多了一盒给了施氏,结果去年发现施氏用的东西并不差,家里有钱呐,我们家买得起的别人也买得起,我们家买不起的别人家也能买得起,如今这一盒给了林氏也算对得起她接下来的诚意。】
【鸦睫微扬,墨眸穿过窗外的明媚射向景阳的中殿】接下来,你就该去好好拜访景文殿了。
【院中的那颗郁郁葱葱的树枝里躲着几只蝉虫叫个不停,盛夏在这样的鸣声中显得更加炙热,时辰尚早,且叫小厨房备下今日丰盛的午膳,接下来的道路该如何走,应且尝且品才好。】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齐乐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无图版|齐乐王朝 ( 蜀ICP备15010677号

GMT+8, 2020-10-22 16:40 , Processed in 0.203489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